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游道道旅游网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用新浪微博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搞定

搜索
热搜: 多元文化
游道道旅游网 首页 旅游资讯 旅游人物 查看内容

梁建章:旅游是人类唯一昂贵的精神需求

2017-4-21 08:58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81| 评论: 0

携程掌门人认为,旅游业可能成为健康之外人类最重要的产业,而人口最庞大的市场,能孕育最好的旅游产品。

1478011136-3299-icture2F42F000065954-piclink

在中国第一代互联网企业家、携程网创始人、董事局主席兼CEO的身份之外,梁建章或许的确更希望被视作一位人口学者。而他也有足够的底气。在创建携程至今的17年中,这位曾经的“电脑神童”有6年时间卸下了CEO头衔,做起了学问。他在斯坦福大学拿到经济学博士学位,主攻人口和创新,成为最坚定地主张中国放弃计划生育政策的公众人物之一。在重新出任携程CEO近四年后的今天,他仍然乐于在人口议题上发声,还频繁更新着一个关于人口的专栏。

采访中他说,“放开二胎还远远不够”,中国可能迟早要像新加坡一样,从控制生育转向鼓励多生,甚至“生三胎应该是主流”。而人口“对于各行各业都是好的”,因为需求越大、分工越细、效率就越高,对旅游业尤其如此。“人口最多,就能做出世界上最好的旅游产品。”

当我们的话题转向携程时,梁建章的讲述依旧淡然平静。很难想象,过去四年,从临危受命重掌携程,到不久前再度平定OTA(在线旅游)江湖,他内心有过的波澜。2012年,一个增长放缓、创新乏力、对手环伺的携程让他不得不走出书斋,重披战袍。他在外打了一场血腥的价格战,在内重建狼性的企业家精神,在来自酒店业和航空业的压力下强势应对,去年更一举并购最大的两个竞争对手去哪儿和艺龙,让携程行业老大的地位一时无以撼动。

梁建章因此被媒体称为“英雄归来”,而英雄却显得云淡风轻。提到他在携程内部的变革,他说,“其实也没做什么大的改变,主要就是放权。”而在整合对手赢得的喘息空间里,他说,携程将重点发展海外业务。他不仅看好中国人的海外游,更希望服务全世界的旅行者,比如到中国或东南亚旅行的外国人。这意味着携程已经把目标设定为世界级的OTA巨头。“这是一个很有难度但是非常值得去做的事情。”

梁建章认为,旅游业将成为仅次于健康之后最重要的产业,而携程的规模在几年内将超越今天的淘宝。在采访中他解释道:人的物质需求总会饱和,精神需求则不会,旅游就是一种精神需求;而与相对廉价的书籍电影游戏不同,旅游是人类“唯一昂贵的精神需求”,因此,旅游业的规模完全可能超越实体商品交易。

这个预测,就和梁建章本人一样,书卷气之下,藏着最恣意的野心。

以下是我们的访谈实录(问答次序经过编辑调整):

海外业务是携程未来发展重点

FT中文网:去年携程跟去哪儿合并,还入股了艺龙。到目前为止,发展和业绩在您预期之内吗?

梁建章:对。我们现在基本上还是独立发展。当然我们有些分工,携程做中高端市场,去哪儿做中端市场。携程开发高端的酒店,去哪儿开发中端的酒店。这样不重复劳动,集团整体的利润率都有所提高。

FT中文网:几家合并之后,竞争上的压力会减少,携程的主导地位巩固了。现在携程面对的最大挑战是什么?

梁建章:我们规模越来越大,效率还有提升的空间,一些重复的东西可以去掉。未来要做得更好的话,海外市场是很重要的一块。海外市场,一是中国人到海外。在这个领域,我们份额提高很快,比如国际机票。从海外到海外的机票,我们也在逐步走到世界领先的水平。海外酒店我们也在做了,起来得很快。

海外市场的另一块,是外国人到中国来,或者外国人到其他地方,譬如说东南亚。我们将来不仅会吸引到中国人,也会吸引其他国家的用户来用我们的APP、用我们的网站。这个难度更高,因为我们要在那些外国市场建立自己的品牌。而中国品牌走到海外去,除了制造业外,还没有成功的例子,所以这个是一个很有难度但是非常值得去做的事情。

人口规模最大的市场,能做出最好的旅游产品

FT中文网:您在企业家之外,还是一位人口专家,一直在呼吁中国全面放开人口政策。为什么您会对人口特别感兴趣?

梁建章:人口是一个国家发展的根本要素,就像人才是企业的根本要素一样。足够大的人口基数,尤其是足够多的年轻人,对一国未来发展非常关键。几年前我在美国念博士的时候开始关注这个问题,发觉大家的认识有很多误区。中国人老是认为自己人太多了,要各种各样的限制,实际上这是不对的,所以自己花了一些时间做了一些研究来呼吁这个问题。

FT中文网:中国已经全面放开二胎政策,您认为还不够?

梁建章:二胎还是不够的。不是所有人都能找到人生伴侣,也不是所有人能够生到二胎,所以必须有很多人生三胎、四胎去弥补那些不生或只生一个的人。所以其实生三胎应该是一个主流,才能使得整个年龄结构不老化。新加坡从原来鼓励少生,到后来鼓励多生,现在说生三胎都不算多,就是一个例子。中国早晚可能要走这一步。

FT中文网:把人口和您所在的行业联系起来看,人口对旅游业意味着什么?

梁建章:人口对于各行各业都是好的,因为市场越大,需求越旺盛,分工就越细,效率也越高。对于旅游业来说,影响更长远一些,从刚开始的亲子游到后来的老年旅游,需求都会更大。你规模最大,就能做出世界上最好的产品。如果看制造业,人口规模大当然有优势,但一个小国也可能有条件把它的产品卖到全球。而服务性行业或者高科技行业,一般是本地消费的。举个例子,如果你有全世界规模最大的迪士尼乐园,你就能吸引到周边的人群,别人必须跑到你这来消费,这不是一个小国做得到的。所以人口多给旅游业带来的好处是非常巨大的。

OTA对旅游产业的最大贡献,是把信息做好

FT中文网:最近中国的机票政策有一些变化,几大航空公司要提高他们的直销比例,这会直接冲击OTA行业。您担心吗?

梁建章:不管是酒店还是机票,这其实是所有电商都会面临的一个问题,就是它的供货商在平台渠道之外,同时还有直销渠道。至少在旅游这个领域,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的。一是客人对产品的选择面是非常广泛的,因为全世界的目的地、全世界的酒店,可能都是他要去的地方,而且他重复消费某一个产品的可能性不是很大,因为他总是想去不同的地方,他不可能每个酒店或者每个航空公司都去下载一个APP。另外,至少在中国,在服务客户方面,我们要比酒店或航空公司做得更好一些,因为我们这么多年积累的这些经验。当然会有相当一部分人,就是忠于某一个酒店或者忠于某一个航空公司,但大部分客人还是喜欢多一些选择的,就会倾向于用我们这样的服务。我们只要效率更高,就应该有信心保持我们的份额。

FT中文网:最近围绕携程有一些争议,归纳起来就是,携程在这个市场当中话语权如此之高,开始“店大欺客”。同时中国旅游业也存在很多乱象。您认为OTA对旅游市场的健康发展,应该起什么样的作用?

梁建章:其实我们是一个中间人,有些服务方面我们能够起一定的作用,但不能起决定性作用。比如说酒店,有时候客人跑到酒店去,订单确实存在,但酒店找不到。有时候找不到是一个借口,因为酒店超售情况还是有的,当然酒店肯定会说这是携程的问题。我们规模大有一定的好处,因为我们可以告诉酒店,这个订单你必须认,你要超售可以,但超售携程的不行。这样强势维护客户的利益,从酒店角度来说,就觉得你店大欺客。但我觉得我们的做法是对的,酒店应该把超售减到最小。

OTA最大的贡献就是把整个旅游行业的信息做好,让你不论买什么样的产品,不会实际得到的产品跟网上的产品不一样。这说得简单,实际上是很大的工程。你需要把这些产品客观的信息,包括用户的评价,做成一个很好的体系。另外,我们最清楚客人需要什么样的产品,我们也希望能把客人的需求向我们的下家,也就是旅游行业,反映出来,让这样的产品能够被快速开发出来,这对整个旅游行业的快速升级也是有帮助的。

携程二次创业的核心在于放权

FT中文网:您2013年回归携程时曾说,您是来二次创业的,最关注的是携程内部的创新。三年多过去了,这方面取得的成绩,您满意吗?

梁建章:还是挺满意的,不光是创新,携程里面整个企业家精神应该比以前要强得多。我们做的一些改变,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的改变,主要是放权,给下面事业部的老总,而他也要放权给更加一线的员工。这个说起来容易,但怎么在保证一定的效率、控制一定风险的情况下,尽量地放权,这个在制度上需要设计。我们尽量多地把一些任务或者项目变成创业公司一样,有单独的核算体系。负责人就像一个小公司的CEO一样,很明确什么东西是他拥有的资源。他可以把这些资源变现,变出来的利润是他的,也可以拿到一定的分成或者股份或者奖金。当然他也不是完全独立的,他不能砸了携程的牌子,所以对他还是有一些标准的。他可以亏钱,但是他要自己掏一部分钱。他权力更大,也需要冒更大的风险。因为企业家精神提高了,我们这两年产品迭代的速度、新产品推出的速度,包括整合一些公司的速度都提高了。

旅游产业将成为仅次于健康产业的最大产业

FT中文网:您在很多场合对旅游业发表过非常乐观的前瞻。这个产业为什么这么特殊?

梁建章:近一点看,中国人现在每年坐飞机的次数还不到0.3。美国人可能是3次。0.3到3,还有10倍的增长空间。其实到了3次也是非常小的数字,因为一来一回就两次,实际上还是很少的。

如果你看得长远一点,一百年、两百年的话,我甚至提出过,旅游可能是除了健康以外最大的产业,可能远远超过其他任何一个产业。为什么呢?因为人的物质需求会饱和,无论是吃饭、穿衣服还是住房子,都是会饱和的,只有精神需求是不会饱和的。旅游就是一个精神需求。而旅游这个精神需求又永远是非常昂贵的,因为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,物理上你要飞过去,无论是住酒店、飞行、或者未来到太空旅行,都是很昂贵的,而电影、游戏或者看书这类精神需求则可以是很廉价的。所以旅游是唯一一个昂贵的精神需求,它在GDP的占比会越来越高。

FT中文网:所以您今年年初时说,携程的规模超越BAT只是时间问题,比如10年超越淘宝?

梁建章:我给公司下的目标就是,多少多少年超过淘宝现在的规模。我不会跟淘宝未来的规模比,因为谁知道淘宝未来会干什么,说不定它一下子下去了也有可能。淘宝规模那时大概是也就1万亿,我们过几年做到1万亿是完全有可能的。很长远、很长远地说,我觉得刚才那个逻辑,就是旅游超过实体交易,完全有可能。

没有积累的创业不靠谱

FT中文网:您是学技术出身的理科男,但现在看来您商业头脑也很灵敏。这是天生的吗?还是后天培养的?

梁建章:做互联网领域,我的技术背景肯定是有帮助的。除了智商、技术这些东西,情商、跟人打交道的能力——理解你的下属也好,理解你合作伙伴的需求也好——这个能力还是很重要的。

FT中文网:对很多理工男来说,情商和与人打交道是短板?

梁建章:也不一定吧。你看现在这些企业家,各种各样的风格,也不是说一定要能说会道。能说会道也不一定是情商高。其实还是有很多偶然的因素,你运气好,或者你在这个时候正好有这个想法,有这个条件去做某些事情。

FT中文网:比如恰巧找到了一个像旅游这样潜力的蓝海市场。现在中国鼓励创业,资本也很丰富,还有很多年轻人,特别学理科的年轻人,可能大学刚毕业就想创业。您给年轻人有什么忠告?

梁建章:我觉得全民创业可能是不对的。创新还可以,但创新不一定需要创业,因为大量的创新还是来自于学校或者是企业。只有一些颠覆性的创新,改变整个商业模式的创新,可能是来自一个新的初创企业。而且一般来说创新需要一定的积累,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。很盲目地在积累经验之前去创业,那肯定是不怎么靠谱的。有些创业根本没有创新,那就不叫创业。
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回顶部